【日月】山海 《一》

內有私設。

OOC警告。

懶得考究所以跟正劇有出入的請全都視為私設。

-----------------------------------------------------------------------------

一言不發就開車,所以走外連(。

印象筆記
長微博

-----------------------------------------------------------------------------

【後記】

連載文第一篇就開車真是破了我自己的紀錄…

這篇…好像…有點往跟以前不同的路子走去…
時間點在老素第一次下山當了武林皇帝,一直到第二次兩人一起入世的時期。這時候的兩人都還年輕嘛…所以就給他們搞了什麼有的沒的(?

大概膩歪是這篇的主旨吧…怕了…感覺OOC…
我粉證怕撕先拿去護貝100層…

【日月】山海 《序》

內有私設。

OOC警告。

懶得考究所以跟正劇有出入的請全都視為私設。

------------------------------------------------------------------------------

月光涼涼的,夜裡微風,素還真與談無慾坐在乾草屋頂上。

談無慾側耳聽著素還真喀嚓喀嚓的直啃手上的梨,有點不耐煩的斜了對方一眼,可惜素還真渾然不覺,逕自把梨啃的剩個核,隨便往庭院裡扔了。

『師弟你說,會不會長出一片梨樹來?』

『你這樣亂扔肯定不會。』

『為何呢?要相信萬物都有求生的能力。』素還真冽嘴笑了笑,又道:『師父真是挑對了日子帶回這筐梨。』

『因為你要走了?』

『正是。』

『你跟師父說了嗎?』

『說了。』素還真依舊看著夜空:『老人家把我罵了一頓,也沒敢攔我。』

『廢話。』談無慾哼了一聲:『誰敢攔你?』

『誰攔得住?』素還真笑了,又收起笑容:『師弟,你真的不跟我下山?』

談無慾的一雙眸子映著月光亮亮的,卻不是素還真想看到的樣子。小時候的談無慾一雙大眼睛總藏不住情緒,常常被素還真逗的委屈動了怒,就憋不住的紅著眼角泛著淚光;然而著年紀漸長,談無慾早就學會藏住情緒,悲傷與委屈就是他第一個捨棄的。

『不去。』談無慾的語氣很堅定,不給素還真轉圜的餘地。

『哎呀…那你可要好好嚐一嚐這梨的滋味了。』素還真嘆著笑了。

『整筐都給你吃完了,你還好意思說?』談無慾瞥了他一眼。

『唔,師兄這兒還有一點,分你嚐嚐。』

話剛說完,談無慾還來不及反應,素還真已經伸手抓著他的下巴將臉扭過來,霸道的吻了上來。談無慾皺著眉,還沒想著要怎麼趕出口中的登徒子,酸酸甜甜的梨滋味倒是先傳了過來。

素還真順勢抓著談無慾的肩膀將他往後壓倒在屋脊上,談無慾雖反抗般的抓著素還真的上臂,卻也被吻的暈呼呼的,沒了力氣。年少的親吻有如競技,誰也不肯讓誰,血氣方剛的追逐著對方的舌尖,爭取著空隙搶著空氣,最後仍是氣喘吁吁的、衣衫凌亂的、一點都不似柔情擁吻過後般的盯視著對方。

『甜嗎?』素還真笑得眸子彎彎的。

談無慾撇了撇嘴,抬袖子擦了擦流淌了兩人涎水的下巴,非常嫌棄:『一股膩人的蓮花味兒。』

『你會想我的。』素還真溺愛的抬手替談無慾理了理凌亂的鬢髮:『梨樹會開花,屆時半斗坪會是一片梨花海,看到梨花你就會想起我。』

談無慾定定的看著素還真,襯著月光,那張俊秀的臉上帶著不凡的自信,眸子裡燃燒的更是他看不透的東西。於是談無慾輕輕抿著嘴,沒有發出聲音。

梨樹是會開花的,要離開的你任性的逼著我時時想著你。
那你呢?

那你呢,素還真?

但談無慾終究還是沒有發出聲音。
隔天,他也沒有去山門口替素還真送行。

-----------------------------------------------------------------------------

【後記】

最近好忙,然後現代AU那篇就卡住了。
接著就意識到大概是想換個口味寫原劇向…

所以就寫了,這篇目前方向還不算太明確,且寫且走吧(。

才剛序章就親上了,真是始料未及(。)
雖然序章就這麼一點兒,不過能開新篇,還是挺興奮的,嘿嘿。

    17 33 2019-01-18 內有私設。 OOC警告。 懶得考究所以跟正劇有出入的請全都視為私設。 ------------------------------------------------------------------------------ 月光涼涼的,夜裡微風,素還真與談無慾坐在乾草屋頂上。 談無慾側耳聽著素還真喀嚓喀嚓的直啃手上的梨,有點不耐煩的斜了對方一眼,可惜素還真渾然不覺,逕自把梨啃的剩個核,隨便往庭院裡扔了。 『師弟你說,會不會長出一片梨樹來?』 『你這樣亂扔肯定不會。』 『為何呢?要相信萬物都有求生的能力。』素還真冽嘴笑了笑,又道:『師父真是挑對了日子帶回這筐梨。』 『因為你要走了?』 『正是。』 『你跟師父說了嗎?』 『說了。』素還真依舊看著夜空:『老人家把我罵了一頓,也沒敢攔我。』 『廢話。』談無慾哼了一聲:『誰敢攔你?』 『誰攔得住?』素還真笑了,又收起笑容:『師弟,你真的不跟我下山?』 談無慾的一雙眸子映著月光亮亮的,卻不是素還真想看到的樣子。小時候的談無慾一雙大眼睛總藏不住情緒,常常被素還真逗的委屈動了怒,就憋不住的紅著眼角泛著淚光;然而著年紀漸長,談無慾早就學會藏住情緒,悲傷與委屈就是他第一個捨棄的。 『不去。』談無慾的語氣很堅定,不給素還真轉圜的餘地。 『哎呀…那你可要好好嚐一嚐這梨的滋味了。』素還真嘆著笑了。 『整筐都給你吃完了,你還好意思說?』談無慾瞥了他一眼。 『唔,師兄這兒還有一點,分你嚐嚐。』 話剛說完,談無慾還來不及反應,素還真已經伸手抓著他的下巴將臉扭過來,霸道的吻了上來。談無慾皺著眉,還沒想著要怎麼趕出口中的登徒子,酸酸甜甜的梨滋味倒是先傳了過來。 素還真順勢抓著談無慾的肩膀將他往後壓倒在屋脊上,談無慾雖反抗般的抓著素還真的上臂,卻也被吻的暈呼呼的,沒了力氣。年少的親吻有如競技,誰也不肯讓誰,血氣方剛的追逐著對方的舌尖,爭取著空隙搶著空氣,最後仍是氣喘吁吁的、衣衫凌亂的、一點都不似柔情擁吻過後般的盯視著對方。 『甜嗎?』素還真笑得眸子彎彎的。 談無慾撇了撇嘴,抬袖子擦了擦流淌了兩人涎水的下巴,非常嫌棄:『一股膩人的蓮花味兒。』 『你會想我的。』素還真溺愛的抬手替談無慾理了理凌亂的鬢髮:『梨樹會開花,屆時半斗坪會是一片梨花海,看到梨花你就會想起我。』 談無慾定定的看著素還真,襯著月光,那張俊秀的臉上帶著不凡的自信,眸子裡燃燒的更是他看不透的東西。於是談無慾輕輕抿著嘴,沒有發出聲音。 梨樹是會開花的,要離開的你任性的逼著我時時想著你。那你呢? 那你呢,素還真? 但談無慾終究還是沒有發出聲音。隔天,他也沒有去山門口替素還真送行。 ----------------------------------------------------------------------------- 【後記】 最近好忙,然後現代AU那篇就卡住了。接著就意識到大概是想換個口味寫原劇向… 所以就寫了,這篇目前方向還不算太明確,且寫且走吧(。 才剛序章就親上了,真是始料未及(。)雖然序章就這麼一點兒,不過能開新篇,還是挺興奮的,嘿嘿。

【日月/點文】假面【現代AU】

親友 @海棠依舊 的點文!!
!!!現代AU!!!OOC注意!!!
!!!現代AU!!!OOC注意!!!
!!!現代AU!!!OOC注意!!!

這篇跟其他現代AU都沒有關係!是完全獨立的短篇!

主題…主題後面寫!
確認可以接受再點進來!!!

--------------------------------------------------

有破車所以外連↓

印象筆記
長微博

---------------------------------------------------

【後記】

哈哈哈哈哈什麼跟什麼!
主題是『夜店互撩、蒙面、隔天起床才發現』,然後聽說要很撩!但!我不會撩!!我很菜!!結果就是這樣!!!可惡!!(?)
隨便私設一下,大概是現代AU,企業之間會走軍火戰爭那種,談談是公司裡的高層兼暗部,平常也搞見不得光的特派任務的,至於素自然就是董事長!

兩人平時還可以一起辦公、一起出任務幹麻的,哇!好幸福(。
好了不能再腦洞了!越發不可收拾!!

總之,希望這篇還有點撩到哈哈哈!謝謝大家!

【日月】君子之爭<十五>-偽聖誕賀文-【大學AU】

大學AU!OOC注意!私設放飛注意!!!
大學AU!OOC注意!私設放飛注意!!!
大學AU!OOC注意!私設放飛注意!!!

這邊大概會是傻白甜的,輕鬆日常取向。
想看日月傻白甜談戀愛(?)的看倌兒就請進吧!

【前文】
第一篇 第二篇 第三篇 第四篇 第五篇 

第六篇 第七篇 第八篇 第九篇 第十篇

第十一篇 第十二篇 第十三篇 第十四篇

可以接受的話請↓↓↓↓↓

-----------------------------------------------------------------------------

聖誕節前夕,苦境大學的形象廣告終於也在各大媒體如火如荼的播放著。這麼一播放,除了再度讓素還真的俊雅風采席捲了各大社群網站以外,據傳連明星經紀公司也前仆後繼的出現,隨後被日耀集團的公關人員乾脆的打發回絕。

廣告剛播出時,學校討論板曾一度掀起配對戰爭,雖然全校就只有傳媒系少部份人支持他們系花,但一時之間仍是吵得風風火火。

於是聖誕夜當天,有個不知死活的新聞社社員跑去採訪時,談無慾正在和文學社氣質學妹討論新的社刊內容。雖然淡金色的冬日陽光給兩人鍍上了柔和的光芒,談無慾凌厲的一眼卻望得未來的記者抖了抖。

然而這位新聞界的未來之星自然沒有立刻放棄,他將開了錄影的手機湊到談無慾面前,字正腔圓的追問:『請問談學長對於素會長在學校形象廣告中與傳媒系系花卿卿我我的表現有何感想?!』

談無慾還沒來得及驚嘆這個學弟的肺活量驚人,氣質學妹已經先開口護駕:『那不就是演戲而已嗎?談學長這麼大方,怎麼會跟逢場作戲計較?』

未來記者嘴角抽了抽,聲音涼涼的說:『計不計較不是第三者能說的,重點是談學長怎麼想?成天看著那隻廣告在校園各處播就不煩嗎?』

學妹正要開口,談無慾卻不慢不緊的出了聲:『是挺煩的…』記者和學妹緊張的屏息以待,談無慾卻是悠悠的換了隻撐著下巴的手,說:『成天看著他那張臉出現在各種螢幕上,別人不嫌膩我都膩了。』

記者默然,學妹則是拼命忍著不笑出來。然而記者並不死心,扔出他的殺手鑑:『聽說結局老梅樹下那個吻不在腳本上,而是當事人一時意亂情迷脫稿演出!對此學長怎麼看!?』

談無慾沉默了兩秒,接著轉頭對身旁的學妹說:『不好意思,如果妳願意的話,勞煩妳在我臉頰上親一下。』

記者與學妹都愣了,但畢竟有利可圖,學妹終究還是更快一步從震驚中反應過來,她先是整了整自己的鬢髮儀容,然後紅著臉蛋小心翼翼的朝著談無慾微微低側的臉龐,頗有氣質的親了一口,震驚當中的記者當然是不失專業的將整個過程錄影了下來。

一吻輕輕的結束,學妹早已滿臉通紅,記者也興奮到結結巴巴的追問:『那、談、談學長!今天聖誕夜,還會跟素會長一起過嗎?!』

『這嘛…目前沒有預定。』談無慾淡然的挑了挑眉:『我也不是非得要跟他一起過的,不是嗎?』

當天晚上,這段採訪被放在學校流量最大的留言板上,隨即也引發了瘋狂討論。影片傳開的時候,素還真正在和學生會開例行會議,卻發現所有人都心神不寧的偷看著手機。於是他放下簡報,嘆了口氣點名莫召奴問:『怎麼回事?有什麼好看的,乾脆分享給大家知道?』

莫召奴神情微妙,卻是似笑非笑的操作連接著投影機的電腦,嘴上幽幽的問:『三哥…你真要看嗎?』

素還真揚了揚渦眉,眼裡有著不容拒絕的意味。於是莫召奴打開瀏覽器輸入了幾個關鍵字,那則影音報導隨即出現在投影畫面中。於是,小小的會議室裡便上演了近似於公開處刑的場景。

素還真又探了口氣,抬手揉了揉抽痛的額角,接著涼涼的環視了學生會成員一眼,讓每個人都不禁正襟危坐,連笑容都不敢顯露一點。想來這會也沒法再認真開下去,素還真只好歉然向大家笑了笑:『不好意思,我忙到完全忘了聖誕夜…看來我家那位是有些吃醋,需要我早點回去順順毛。』

本來會議就已經進行的差不多,大家自然點頭如搗蒜的一致同意散會,連留下來閒聊的意願都沒有,傾刻間會議室已經剩下素還真與莫召奴兩個人。素還真在自己人面前,又重重的嘆了口氣,抬頭看見莫召奴那雙帶著盈盈笑意的美目,嘴角無奈的抽了抽。

『三哥,放心吧。談同學只是被新聞社煩到了,相信他不是真的生你的氣。』

『我知道,只是…』

『是啊…只是確實是因為你不夠細心,再加上廣告的事讓他又被騷擾。』莫召奴撫了撫下巴沉吟道:『所以你也免不了連坐罰吧?』

素還真歪頭想了幾秒,隨即露出自信的笑容:『算了,我相信他還是很疼我的,只要我照慣例去跟他盧一下就行了!』

看著素還真信心滿滿的準備離去的模樣,莫召奴不動聲色的想著,幸好他還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在談無慾面前幼稚兼且不要臉,不過看起來談無慾也很吃這一套…況且這整個事件看起來活像是兩人隔空在鬧彆扭,四捨五入又是在公然放閃一樣,看得日月粉絲們心花怒放,想到這裡莫召奴獨自聳聳肩,不是很想理解他倆的情趣。

當天半夜,素還真開著車來到談無慾家門口後,拿出手機傳了一則訊息:看樓下。

已讀。

素還真從擋風玻璃探頭,便看到談無慾房間的窗簾開了一條縫,溫暖的燈光便洩漏了一束出來,隨即又關上。過了幾分鐘,大門打開了,裹著毛毯的談無慾從副駕駛座上了車,關上厚重的車門後皺了眉問:『怎麼了?大半夜突然跑來…』

『還不是你,這樣公然回擊。』素還真苦笑,非常委屈:『你明明知道那非我本意。』

『沒什麼,我為了打發他才那麼做的。』談無慾理直氣壯,哼哼了幾聲:『只是一個吻而已又算不了什麼,我根本懶得計較…』

『你不計較,但我計較啊。』

『什麼?』談無慾一愣,隨即怒道:『我都沒計較你,你憑什麼來計較我?』

素還真突然轉頭欺身而上,將談無慾用力壓靠著椅背,還緊緊禁錮住他下意識要反抗的雙手!一時之間兩人臉貼臉靠得很近,素還真嘴角牽出一抹微笑沉聲道:『你不計較,不代表我不能計較你主動讓別人親你…』

說完,素還真霸道的吻上談無慾那雙還想抗議的唇,來不及衝口而出的話語都被封在口中,被迫轉化成曖昧的呻吟。素還真可以感受到談無慾紊亂的氣息、睜眼便看見他輕顫的睫毛和微蹙的飛眉。

素還真退開了一點,讓談無慾補充幾口空氣,隨即扶著他的後頸偏了偏頭,換個角度又吻上去。這一次,談無慾終於又想起該怎麼呼吸,大概是不爽被突襲,終於重獲自由的手也環上素還真的後頸,不甘示弱的與素還真爭奪主控權,沒想到素還真卻是乾脆的退回了攻勢、反而巧妙的引導談無慾反客為主。

談無慾雖然發現情況不對勁,當下氣惱的睜眼瞪了眸中帶著得逞笑意的素還真,自己的舌在素還真口中退也不是進也不是,素還真還欠打的用舌尖逗弄著木然的談無慾。於是談無慾一股邪火上升,挺起身軀便把素還真壓回了駕駛座,素還真也藉機抱著談無慾的腰把人往自己身上帶。

傾刻間,談無慾已經跨坐在素還真的身上,兩人一時之間吻得難分難捨,衣衫越來越凌亂、身上的溫度也漸漸高了起來。最後,自然是身處高位的談無慾首先放棄了糾纏,他雙手撐在素還真頭的兩側椅背,硬是掙脫了素還真的禁錮,滿面潮紅的低喘著氣。

素還真自然也是喘著大氣,抬手替談無慾抹去嘴角的分不清是誰的涎液,才露出笑容低聲道:『…今天,難道是要把自己當聖誕禮物送給我,在這玩起車震嗎?』

談無慾瞪大了眼,怒道:『誰、誰他媽跟你玩車震!鬧夠了你就回去!』

說完,便掙扎著要從素還真身上回副駕駛座,素還真今天開的雖是轎車,座駕也仍是狹窄而擁擠,方才不知怎麼的雖就擠過來了,一時之間卻卡著回不去。然而談無慾越是扭動,就越感覺身下的素還真越是燥熱且全身僵硬,身下的某處也越漸抬頭硬是抵著自己。

素還真一把抓住談無慾纖細的腰不讓他亂動,以往溫柔的桃花眸中此時帶的卻是危險的情意。談無慾覺得此時自己就像被獵食者的目光盯住的獵物一樣,下意識的保持不動,卻又不想輸了氣勢般的瞪了回去。

素還真看著自己身上的談無慾面如桃花、唇色嫣然,緊貼著自己的身軀還因為喘氣與緊張而輕顫、更傳來不亞於自己的熱度。當初還是他一頭熱的將自己送了上來,現在又倔強的不肯抽身而去,不禁想著這人到底能在情愛方面少根筋到什麼程度。他探了口氣,挺起上身又吻了吻談無慾今天被學妹親過的面頰,才打開車門讓談無慾下車。

得到解脫的談無慾手腳並用的溜下了車,又接過素還真遞來的毛毯裹了以後,確認自己處境安全了,便又端回臨危不亂的架子,清了清喉嚨後下逐客令:『時候也不早了,你、你快回家吧。』

素還真笑了笑,對著他那死要逞強的可愛情人點頭道:『那你先進屋吧,外面很涼,可別感冒了。』

談無慾也點點頭,說了聲路上小心後,便瀟灑的轉身回了屋。素還真目送那道背影,確認他安然進了屋以後才驅車離去。

然而在聖誕夜裡這樣鬧了一齣後,隔天感冒的人卻是素還真,這就是讓談無慾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

起先,談無慾起床的時候,便看見自己門口一大堆禮物。除了公孫月與蝴蝶君贈送的水晶古董星象儀以外,還有一個重重的書盒,打開一看裡面都是談無慾曾參與的文學作品,就連印量極少、早已絕版的冷門刊物都有,且每一篇素還真都用淡墨色的鋼筆寫了滿滿的批註與心得。

談無慾忍不住細細的翻閱,卻覺得素還真果然與自己心思相仿,更能準確的讀出他藏的隱密的弦外之音,於是,就有了一點點的感動,和一點點的愧疚——他完全沒有想到要給素還真準備聖誕禮物。

於是,他便想著到了學校要好好跟素還真道個謝,然而剛到教室,素還真便傳了訊息說會晚點到學校;到了下午,素還真又說得蹺課和學生會開會,要談無慾記得給自己做一份筆記。

直到下午三點多,莫召奴才給談無慾打了通電話,說是素還真昏倒了,現在人在醫務室裡。談無慾還沒問,莫召奴又不急不徐的說了人沒啥大礙,要談無慾有空再去看他就可以。

談無慾想既然莫召奴都這麼說了,就還是把那節課上完了才前往醫務室。一走進靜謐的醫務室,校醫慕少艾便趕緊放下手中的煙管,裝作冠冕堂皇的樣子咳了咳道:『哎呀呀,談同學快請進請進,久仰久仰。』

談無慾點點頭。這位校醫他認得,在苦境大學裡頗有人氣,聽說自己還是神秘名模Moon的時候,就連他都曾出現在時裝發表會裡。據說慕少艾平常雖然一副吊兒啷噹的模樣,卻是真正風流而不下流,對於美人一向都只純欣賞並不動手;另外一項出名的事蹟,便是和苦境大學的巨星素還真私交甚篤了。許多人都外傳兩人是忘年之交,因為過往的一則賭約,使得醫務室成為素還真專屬的幽會地點。

談無慾並沒有在醫務室和素還真幽會過,因此對於這個傳聞從來不做回應,如今看慕少艾一邊領著自己進休息室還能聒噪的叨叨絮絮、還對素還真的各種丟臉事蹟如數家珍的樣子,他想私交甚篤這是肯定的了,卻有些懷疑該不會昏倒也只是想將他匡來幽會的藉口。

然而當慕少艾揭開簾子,素還真卻是真真切切的躺在床上昏睡,一張臉還紅撲撲的微喘著氣。慕少艾說素還真是連日勞累加上受了風寒,一時之間體力沒撐住就倒了,雖暈倒的時候有稍微撞到額角腫了個包,倒也不是什麼大問題。如今已經給他打了退燒針,多睡一睡就好。

談無慾點點頭,不自覺的抬手碰了碰素還真泛紅的額頭,果不其然體溫比自己高了好多。然而這麼輕輕一碰,素還真卻是皺了皺眉頭,沒幾秒便醒來了,望著談無慾的一雙眼還有些朦朧。

『哦——你醒啦?』慕少艾一把將臉擋在素還真視線中的談無慾前,笑得燦爛道:『醒了就代表沒事啦!幸虧這一摔也沒破相!放心!談同學我會幫你照顧好…』

『不勞你費心了。』素還真沒好氣的說,一邊費力的抬手把慕少艾大臉推到一旁,直到看見談無慾那張清冷的臉才又露出一點點疲憊的笑容。

談無慾蹙著眉和素還真對視著,卻是沉默了半晌才想到該講話,只好無奈的問:『…怎麼把自己搞成這樣?』

『沒事,正好告病假多休息補眠,沒什麼大不了的。』

『都發燒了,還說沒什麼…』談無慾聲音涼涼的,卻是有點點不悅的情緒。

『哎~放心吧!』慕少艾在一旁打圓場:『素還真平時身體壯得很,這點小發燒,用被子裹了悶一悶發個汗就沒事了!』

『嗯…』素還真的聲音軟軟的,還帶著比平常更濃厚的鼻音:『我再睡一下就好…你先回家吧。』

談無慾看了他一眼,才嘆了口氣沒轍道:『…我在這裡陪你一會兒。』

聞言,素還真眼睛一亮,連聲音都不自覺高了一點點:『可以嗎?』

『噯噯噯,雖然今天是聖誕節,但只能陪不准碰哦!』慕少艾笑得很流氓,認真的告誡道:『雖不算是正常的感冒,還是有傳染的可能性。』

得到談無慾的保證和素還真哀怨的眼神後,慕少艾才終於識相的準備離開。然而當他掀起簾子時卻又停下了腳步,回頭神神秘秘的對著談無慾笑了笑說:『幸好不是你發燒,否則這素神人肯定會厚著臉皮說要陪你幹一些發汗的事兒,幫助你快點痊癒了。』

慕少艾笑呵呵的一個閃身,精準的躲開朝著自己飛過來的枕頭後,便留下一頭霧水的談無慾和一臉氣惱的素還真獨處。談無慾雖然沒聽懂慕少艾是什麼意思,從素還真的反應也可得知此時最好是不問為妙,便一派淡定的坐在一旁等著素還真自己緩過情緒。

素還真摀著臉,好半晌來才終於放下手,委屈的看了一眼旁邊的談無慾:『…抱歉,那傢伙老是這麼不正經。』

『沒什麼。』談無慾偏了偏頭:『你好一點了嗎?』

『好多了。』素還真笑了笑:『昏過去就跟睡得沉差不多,精神恢復了不少是真的。』

『那就好。』

素還真看談無慾還真的沒有打算要碰自己的樣子,頓時覺得有點委屈,於是便從厚厚的被子中伸出手給談無慾;談無慾則是挑了挑眉,沒有動作。

『無慾…』素還真露出苦瓜臉:『我的手好冷、又舉的好痠。』

『……那就縮回被子裡。』

『你沒發過燒嗎?發高燒的時候,被子再厚也還是畏寒的。』素還真理直氣壯。

談無慾輕抿著唇,認認真真的考慮了幾分鐘,才伸手握住了那隻懸在半空已久的手,並將他一往棉被裡帶。素還真的體溫很高,連帶被子裡也一片悶熱,談無慾心想明明被窩裡這麼溫暖了,素還真還覺得冷的話,那他是不是真的很難受呢?

看著素還真又閉上眼睛縮回被子裡,談無慾的心裡就有一點點酸疼,他不知道這就叫不捨,只是身體下意識的先有了行動——談無慾小心的掀開被角爬上了床,在素還真還來不及反應與阻止的時候,已經將被窩中的素還真整個人抱在懷裡。

『抱歉…我沒給你準備禮物。』談無慾在素還真耳邊輕輕的說,聲音很溫柔。

素還真先是愣了,接著又偷偷捏了捏手臂確定自己不是在作夢,然而那微涼又緊抱著自己的纖細身軀是那麼的真實,素還真滿足的嘆了口氣後將自己埋的更深、抱的更緊說:『不,你就是最好的禮物,其他我什麼都不要…』

素還真感覺談無慾的呼吸一滯,抱著自己的雙手也收的更緊,才聽著對方一開始有些緊張而加快、而後逐漸沉穩的心跳聲睡著了。而談無慾就這麼抱著沉沉睡去的素還真躺了很久很久,最後低頭在素還真沒有撞腫的額角親了一下,才下床將素還真交還給慕少艾看管後回家去。

-----------------------------------------------------------------------------

【後記】

聖誕節快樂~
沒有車,就膩歪了幾下…
上一篇開過車了,這邊再開我心臟受不住(。)

覺得這篇寫到…15了…
是不是也該結束了…梗都差不多用完了哈哈哈!
畢竟甜就是甜的!我少女心不夠,玩不出花樣了!!!

總之充當聖誕賀文,希望大家喜歡哈哈哈!

    8 42 2018-12-24 大學AU!OOC注意!私設放飛注意!!!大學AU!OOC注意!私設放飛注意!!!大學AU!OOC注意!私設放飛注意!!! 這邊大概會是傻白甜的,輕鬆日常取向。想看日月傻白甜談戀愛(?)的看倌兒就請進吧! 【前文】第一篇 第二篇 第三篇 第四篇 第五篇 第六篇 第七篇 第八篇 第九篇 第十篇 第十一篇 第十二篇 第十三篇 第十四篇 可以接受的話請↓↓↓↓↓ ----------------------------------------------------------------------------- 聖誕節前夕,苦境大學的形象廣告終於也在各大媒體如火如荼的播放著。這麼一播放,除了再度讓素還真的俊雅風采席捲了各大社群網站以外,據傳連明星經紀公司也前仆後繼的出現,隨後被日耀集團的公關人員乾脆的打發回絕。 廣告剛播出時,學校討論板曾一度掀起配對戰爭,雖然全校就只有傳媒系少部份人支持他們系花,但一時之間仍是吵得風風火火。 於是聖誕夜當天,有個不知死活的新聞社社員跑去採訪時,談無慾正在和文學社氣質學妹討論新的社刊內容。雖然淡金色的冬日陽光給兩人鍍上了柔和的光芒,談無慾凌厲的一眼卻望得未來的記者抖了抖。 然而這位新聞界的未來之星自然沒有立刻放棄,他將開了錄影的手機湊到談無慾面前,字正腔圓的追問:『請問談學長對於素會長在學校形象廣告中與傳媒系系花卿卿我我的表現有何感想?!』 談無慾還沒來得及驚嘆這個學弟的肺活量驚人,氣質學妹已經先開口護駕:『那不就是演戲而已嗎?談學長這麼大方,怎麼會跟逢場作戲計較?』 未來記者嘴角抽了抽,聲音涼涼的說:『計不計較不是第三者能說的,重點是談學長怎麼想?成天看著那隻廣告在校園各處播就不煩嗎?』 學妹正要開口,談無慾卻不慢不緊的出了聲:『是挺煩的…』記者和學妹緊張的屏息以待,談無慾卻是悠悠的換了隻撐著下巴的手,說:『成天看著他那張臉出現在各種螢幕上,別人不嫌膩我都膩了。』 記者默然,學妹則是拼命忍著不笑出來。然而記者並不死心,扔出他的殺手鑑:『聽說結局老梅樹下那個吻不在腳本上,而是當事人一時意亂情迷脫稿演出!對此學長怎麼看!?』 談無慾沉默了兩秒,接著轉頭對身旁的學妹說:『不好意思,如果妳願意的話,勞煩妳在我臉頰上親一下。』 記者與學妹都愣了,但畢竟有利可圖,學妹終究還是更快一步從震驚中反應過來,她先是整了整自己的鬢髮儀容,然後紅著臉蛋小心翼翼的朝著談無慾微微低側的臉龐,頗有氣質的親了一口,震驚當中的記者當然是不失專業的將整個過程錄影了下來。 一吻輕輕的結束,學妹早已滿臉通紅,記者也興奮到結結巴巴的追問:『那、談、談學長!今天聖誕夜,還會跟素會長一起過嗎?!』 『這嘛…目前沒有預定。』談無慾淡然的挑了挑眉:『我也不是非得要跟他一起過的,不是嗎?』 當天晚上,這段採訪被放在學校流量最大的留言板上,隨即也引發了瘋狂討論。影片傳開的時候,素還真正在和學生會開例行會議,卻發現所有人都心神不寧的偷看著手機。於是他放下簡報,嘆了口氣點名莫召奴問:『怎麼回事?有什麼好看的,乾脆分享給大家知道?』 莫召奴神情微妙,卻是似笑非笑的操作連接著投影機的電腦,嘴上幽幽的問:『三哥…你真要看嗎?』 素還真揚了揚渦眉,眼裡有著不容拒絕的意味。於是莫召奴打開瀏覽器輸入了幾個關鍵字,那則影音報導隨即出現在投影畫面中。於是,小小的會議室裡便上演了近似於公開處刑的場景。 素還真又探了口氣,抬手揉了揉抽痛的額角,接著涼涼的環視了學生會成員一眼,讓每個人都不禁正襟危坐,連笑容都不敢顯露一點。想來這會也沒法再認真開下去,素還真只好歉然向大家笑了笑:『不好意思,我忙到完全忘了聖誕夜…看來我家那位是有些吃醋,需要我早點回去順順毛。』 本來會議就已經進行的差不多,大家自然點頭如搗蒜的一致同意散會,連留下來閒聊的意願都沒有,傾刻間會議室已經剩下素還真與莫召奴兩個人。素還真在自己人面前,又重重的嘆了口氣,抬頭看見莫召奴那雙帶著盈盈笑意的美目,嘴角無奈的抽了抽。 『三哥,放心吧。談同學只是被新聞社煩到了,相信他不是真的生你的氣。』 『我知道,只是…』 『是啊…只是確實是因為你不夠細心,再加上廣告的事讓他又被騷擾。』莫召奴撫了撫下巴沉吟道:『所以你也免不了連坐罰吧?』 素還真歪頭想了幾秒,隨即露出自信的笑容:『算了,我相信他還是很疼我的,只要我照慣例去跟他盧一下就行了!』 看著素還真信心滿滿的準備離去的模樣,莫召奴不動聲色的想著,幸好他還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在談無慾面前幼稚兼且不要臉,不過看起來談無慾也很吃這一套…況且這整個事件看起來活像是兩人隔空在鬧彆扭,四捨五入又是在公然放閃一樣,看得日月粉絲們心花怒放,想到這裡莫召奴獨自聳聳肩,不是很想理解他倆的情趣。 當天半夜,素還真開著車來到談無慾家門口後,拿出手機傳了一則訊息:看樓下。 已讀。 素還真從擋風玻璃探頭,便看到談無慾房間的窗簾開了一條縫,溫暖的燈光便洩漏了一束出來,隨即又關上。過了幾分鐘,大門打開了,裹著毛毯的談無慾從副駕駛座上了車,關上厚重的車門後皺了眉問:『怎麼了?大半夜突然跑來…』 『還不是你,這樣公然回擊。』素還真苦笑,非常委屈:『你明明知道那非我本意。』 『沒什麼,我為了打發他才那麼做的。』談無慾理直氣壯,哼哼了幾聲:『只是一個吻而已又算不了什麼,我根本懶得計較…』 『你不計較,但我計較啊。』 『什麼?』談無慾一愣,隨即怒道:『我都沒計較你,你憑什麼來計較我?』 素還真突然轉頭欺身而上,將談無慾用力壓靠著椅背,還緊緊禁錮住他下意識要反抗的雙手!一時之間兩人臉貼臉靠得很近,素還真嘴角牽出一抹微笑沉聲道:『你不計較,不代表我不能計較你主動讓別人親你…』 說完,素還真霸道的吻上談無慾那雙還想抗議的唇,來不及衝口而出的話語都被封在口中,被迫轉化成曖昧的呻吟。素還真可以感受到談無慾紊亂的氣息、睜眼便看見他輕顫的睫毛和微蹙的飛眉。 素還真退開了一點,讓談無慾補充幾口空氣,隨即扶著他的後頸偏了偏頭,換個角度又吻上去。這一次,談無慾終於又想起該怎麼呼吸,大概是不爽被突襲,終於重獲自由的手也環上素還真的後頸,不甘示弱的與素還真爭奪主控權,沒想到素還真卻是乾脆的退回了攻勢、反而巧妙的引導談無慾反客為主。 談無慾雖然發現情況不對勁,當下氣惱的睜眼瞪了眸中帶著得逞笑意的素還真,自己的舌在素還真口中退也不是進也不是,素還真還欠打的用舌尖逗弄著木然的談無慾。於是談無慾一股邪火上升,挺起身軀便把素還真壓回了駕駛座,素還真也藉機抱著談無慾的腰把人往自己身上帶。 傾刻間,談無慾已經跨坐在素還真的身上,兩人一時之間吻得難分難捨,衣衫越來越凌亂、身上的溫度也漸漸高了起來。最後,自然是身處高位的談無慾首先放棄了糾纏,他雙手撐在素還真頭的兩側椅背,硬是掙脫了素還真的禁錮,滿面潮紅的低喘著氣。 素還真自然也是喘著大氣,抬手替談無慾抹去嘴角的分不清是誰的涎液,才露出笑容低聲道:『…今天,難道是要把自己當聖誕禮物送給我,在這玩起車震嗎?』 談無慾瞪大了眼,怒道:『誰、誰他媽跟你玩車震!鬧夠了你就回去!』 說完,便掙扎著要從素還真身上回副駕駛座,素還真今天開的雖是轎車,座駕也仍是狹窄而擁擠,方才不知怎麼的雖就擠過來了,一時之間卻卡著回不去。然而談無慾越是扭動,就越感覺身下的素還真越是燥熱且全身僵硬,身下的某處也越漸抬頭硬是抵著自己。 素還真一把抓住談無慾纖細的腰不讓他亂動,以往溫柔的桃花眸中此時帶的卻是危險的情意。談無慾覺得此時自己就像被獵食者的目光盯住的獵物一樣,下意識的保持不動,卻又不想輸了氣勢般的瞪了回去。 素還真看著自己身上的談無慾面如桃花、唇色嫣然,緊貼著自己的身軀還因為喘氣與緊張而輕顫、更傳來不亞於自己的熱度。當初還是他一頭熱的將自己送了上來,現在又倔強的不肯抽身而去,不禁想著這人到底能在情愛方面少根筋到什麼程度。他探了口氣,挺起上身又吻了吻談無慾今天被學妹親過的面頰,才打開車門讓談無慾下車。 得到解脫的談無慾手腳並用的溜下了車,又接過素還真遞來的毛毯裹了以後,確認自己處境安全了,便又端回臨危不亂的架子,清了清喉嚨後下逐客令:『時候也不早了,你、你快回家吧。』 素還真笑了笑,對著他那死要逞強的可愛情人點頭道:『那你先進屋吧,外面很涼,可別感冒了。』 談無慾也點點頭,說了聲路上小心後,便瀟灑的轉身回了屋。素還真目送那道背影,確認他安然進了屋以後才驅車離去。 然而在聖誕夜裡這樣鬧了一齣後,隔天感冒的人卻是素還真,這就是讓談無慾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 起先,談無慾起床的時候,便看見自己門口一大堆禮物。除了公孫月與蝴蝶君贈送的水晶古董星象儀以外,還有一個重重的書盒,打開一看裡面都是談無慾曾參與的文學作品,就連印量極少、早已絕版的冷門刊物都有,且每一篇素還真都用淡墨色的鋼筆寫了滿滿的批註與心得。 談無慾忍不住細細的翻閱,卻覺得素還真果然與自己心思相仿,更能準確的讀出他藏的隱密的弦外之音,於是,就有了一點點的感動,和一點點的愧疚——他完全沒有想到要給素還真準備聖誕禮物。 於是,他便想著到了學校要好好跟素還真道個謝,然而剛到教室,素還真便傳了訊息說會晚點到學校;到了下午,素還真又說得蹺課和學生會開會,要談無慾記得給自己做一份筆記。 直到下午三點多,莫召奴才給談無慾打了通電話,說是素還真昏倒了,現在人在醫務室裡。談無慾還沒問,莫召奴又不急不徐的說了人沒啥大礙,要談無慾有空再去看他就可以。 談無慾想既然莫召奴都這麼說了,就還是把那節課上完了才前往醫務室。一走進靜謐的醫務室,校醫慕少艾便趕緊放下手中的煙管,裝作冠冕堂皇的樣子咳了咳道:『哎呀呀,談同學快請進請進,久仰久仰。』 談無慾點點頭。這位校醫他認得,在苦境大學裡頗有人氣,聽說自己還是神秘名模Moon的時候,就連他都曾出現在時裝發表會裡。據說慕少艾平常雖然一副吊兒啷噹的模樣,卻是真正風流而不下流,對於美人一向都只純欣賞並不動手;另外一項出名的事蹟,便是和苦境大學的巨星素還真私交甚篤了。許多人都外傳兩人是忘年之交,因為過往的一則賭約,使得醫務室成為素還真專屬的幽會地點。 談無慾並沒有在醫務室和素還真幽會過,因此對於這個傳聞從來不做回應,如今看慕少艾一邊領著自己進休息室還能聒噪的叨叨絮絮、還對素還真的各種丟臉事蹟如數家珍的樣子,他想私交甚篤這是肯定的了,卻有些懷疑該不會昏倒也只是想將他匡來幽會的藉口。 然而當慕少艾揭開簾子,素還真卻是真真切切的躺在床上昏睡,一張臉還紅撲撲的微喘著氣。慕少艾說素還真是連日勞累加上受了風寒,一時之間體力沒撐住就倒了,雖暈倒的時候有稍微撞到額角腫了個包,倒也不是什麼大問題。如今已經給他打了退燒針,多睡一睡就好。 談無慾點點頭,不自覺的抬手碰了碰素還真泛紅的額頭,果不其然體溫比自己高了好多。然而這麼輕輕一碰,素還真卻是皺了皺眉頭,沒幾秒便醒來了,望著談無慾的一雙眼還有些朦朧。 『哦——你醒啦?』慕少艾一把將臉擋在素還真視線中的談無慾前,笑得燦爛道:『醒了就代表沒事啦!幸虧這一摔也沒破相!放心!談同學我會幫你照顧好…』 『不勞你費心了。』素還真沒好氣的說,一邊費力的抬手把慕少艾大臉推到一旁,直到看見談無慾那張清冷的臉才又露出一點點疲憊的笑容。 談無慾蹙著眉和素還真對視著,卻是沉默了半晌才想到該講話,只好無奈的問:『…怎麼把自己搞成這樣?』 『沒事,正好告病假多休息補眠,沒什麼大不了的。』 『都發燒了,還說沒什麼…』談無慾聲音涼涼的,卻是有點點不悅的情緒。 『哎~放心吧!』慕少艾在一旁打圓場:『素還真平時身體壯得很,這點小發燒,用被子裹了悶一悶發個汗就沒事了!』 『嗯…』素還真的聲音軟軟的,還帶著比平常更濃厚的鼻音:『我再睡一下就好…你先回家吧。』 談無慾看了他一眼,才嘆了口氣沒轍道:『…我在這裡陪你一會兒。』 聞言,素還真眼睛一亮,連聲音都不自覺高了一點點:『可以嗎?』 『噯噯噯,雖然今天是聖誕節,但只能陪不准碰哦!』慕少艾笑得很流氓,認真的告誡道:『雖不算是正常的感冒,還是有傳染的可能性。』 得到談無慾的保證和素還真哀怨的眼神後,慕少艾才終於識相的準備離開。然而當他掀起簾子時卻又停下了腳步,回頭神神秘秘的對著談無慾笑了笑說:『幸好不是你發燒,否則這素神人肯定會厚著臉皮說要陪你幹一些發汗的事兒,幫助你快點痊癒了。』 慕少艾笑呵呵的一個閃身,精準的躲開朝著自己飛過來的枕頭後,便留下一頭霧水的談無慾和一臉氣惱的素還真獨處。談無慾雖然沒聽懂慕少艾是什麼意思,從素還真的反應也可得知此時最好是不問為妙,便一派淡定的坐在一旁等著素還真自己緩過情緒。 素還真摀著臉,好半晌來才終於放下手,委屈的看了一眼旁邊的談無慾:『…抱歉,那傢伙老是這麼不正經。』 『沒什麼。』談無慾偏了偏頭:『你好一點了嗎?』 『好多了。』素還真笑了笑:『昏過去就跟睡得沉差不多,精神恢復了不少是真的。』 『那就好。』 素還真看談無慾還真的沒有打算要碰自己的樣子,頓時覺得有點委屈,於是便從厚厚的被子中伸出手給談無慾;談無慾則是挑了挑眉,沒有動作。 『無慾…』素還真露出苦瓜臉:『我的手好冷、又舉的好痠。』 『……那就縮回被子裡。』 『你沒發過燒嗎?發高燒的時候,被子再厚也還是畏寒的。』素還真理直氣壯。 談無慾輕抿著唇,認認真真的考慮了幾分鐘,才伸手握住了那隻懸在半空已久的手,並將他一往棉被裡帶。素還真的體溫很高,連帶被子裡也一片悶熱,談無慾心想明明被窩裡這麼溫暖了,素還真還覺得冷的話,那他是不是真的很難受呢? 看著素還真又閉上眼睛縮回被子裡,談無慾的心裡就有一點點酸疼,他不知道這就叫不捨,只是身體下意識的先有了行動——談無慾小心的掀開被角爬上了床,在素還真還來不及反應與阻止的時候,已經將被窩中的素還真整個人抱在懷裡。 『抱歉…我沒給你準備禮物。』談無慾在素還真耳邊輕輕的說,聲音很溫柔。 素還真先是愣了,接著又偷偷捏了捏手臂確定自己不是在作夢,然而那微涼又緊抱著自己的纖細身軀是那麼的真實,素還真滿足的嘆了口氣後將自己埋的更深、抱的更緊說:『不,你就是最好的禮物,其他我什麼都不要…』 素還真感覺談無慾的呼吸一滯,抱著自己的雙手也收的更緊,才聽著對方一開始有些緊張而加快、而後逐漸沉穩的心跳聲睡著了。而談無慾就這麼抱著沉沉睡去的素還真躺了很久很久,最後低頭在素還真沒有撞腫的額角親了一下,才下床將素還真交還給慕少艾看管後回家去。 ----------------------------------------------------------------------------- 【後記】 聖誕節快樂~沒有車,就膩歪了幾下…上一篇開過車了,這邊再開我心臟受不住(。) 覺得這篇寫到…15了…是不是也該結束了…梗都差不多用完了哈哈哈!畢竟甜就是甜的!我少女心不夠,玩不出花樣了!!! 總之充當聖誕賀文,希望大家喜歡哈哈哈!
© 61/Powered by LOFTER